河南日报报道郭春鹏事迹

2015-04-09

用生命守护三尺讲台

——记优秀共产党员、全国岗位学雷锋标兵郭春鹏

河南日报

17年前,22岁的他在更换学校升国旗的绳子时,从高空坠下摔成脊椎粉碎性骨折,下肢瘫痪,且落下了大小便失禁的终生后遗症。17年来,他与病魔顽强抗争,手术数十次,不仅再次站了起来,而且重新回到自己深爱的讲台,成为一名教学成绩突出,深受学生爱戴、同事敬重的人民教师。其间,病情曾一度恶化为尿毒症,经膀胱造瘘手术后,他虽保住了性命,却从此终生与引流管为伴,

    就是这样一位饱受病痛折磨的老师,却是学生心中的男神,同事眼中的暖男。多年来,方城县杨楼镇第一小学教师郭春鹏用精神和行动阐释自己的教书梦20153月,他被中宣部评为全国岗位学雷锋标兵

    326上午,方城县杨楼镇第一小学的学生们做完课间操,有秩序地回到教室上课,39岁的数学老师郭春鹏,手拿抽奖箱和茶叶盒走进五(5)班的教室,给学生们上长方体和正方体的复习课。

    他先在黑板上画了一棵树,然后边提问边把学生们答出的知识点和公式用不同颜色的粉笔写在树上,不一会儿,黑板就被这棵多彩的树点亮。接着,郭老师又让同桌之间相互出题,最后挑选出几道题让全班同学来回答和点评。坐在第三排的一个小男孩两次举手都没有答对,却仍不停举手抢答,终于回答正确,郭老师高兴地摸摸他的头示意其坐下,并为他所在的小组加了一颗星。

    这样的课堂,没有印象中乡村孩子的拘谨与羞怯,取而代之的是踊跃与自信,而眼前这个始终保持微笑、讲课生动有趣的老师,除了站立时身体微微前倾外,根本无法将他和脊椎粉碎性骨折尿毒症联系在一起。

    时间的指针跳回到19981221,一个冬雾弥漫的早晨,22岁的郭春鹏带领杨楼乡四初中的学生们出完早操准备升国旗时发现升旗的尼龙绳断了。往常负责换绳的初二学生赵小勇正准备爬上旗杆换绳子,却被郭春鹏拦了下来,他说:今天雾太大,旗杆滑,我上去换吧!

    可郭春鹏怎么也没想到,在说完这句话后几分钟,自己的人生就被彻底更改了。

    当他爬到近10米高的旗杆顶部,刚把绳索穿入套环,旗杆却突然从中间断成两截,郭春鹏被结结实实地摔在了水泥地上。

    摔下来后的郭春鹏虽然意识清醒,却已站不起来。师生们把他抬到镇卫生院,医生诊断为脊椎粉碎性骨折,且出现大小便失禁症状。郭春鹏觉得自己年轻,恢复恢复就没事了,可住了两个星期医院,病情不但没有好转,反而更加严重,只好转到方城县医院治疗。

    “瘫痪在床、大小便失禁这对一个风华正茂的青年是多么巨大的打击啊!

    父亲:爹是个牛毛汉,望你教出成才人!

    1994年,郭春鹏以方城县第一名的成绩考入南阳第五师范学校,1997年,作为河南省优秀大中专毕业生的他,放弃了留在县城周边或杨楼镇工作的机会,为了家乡的孩子们和年老体弱的双亲,毅然回到了位置偏远、师资匮乏的杨楼四初中。

    在当时初二学生屈广超的眼里,郭老师性格开朗,无论见到谁都笑眯眯的,而且字写得漂亮,篮球打得好,更像是一个大哥哥。

    1998年,22岁的郭春鹏因教学成绩突出和管理有方被提拔为教导主任。也是在这一年,郭春鹏和比自己晚到校一年的小师妹李丰勤恋爱了。事业顺风顺水,爱情也将开花结果,当时的郭春鹏正意气风发向着自己的梦想前进,而这突如其来的一摔,顿时将他所有的梦想都摔碎了!

    郭春鹏摔伤时和李丰勤确定恋爱关系才一个多月,在镇卫生院治疗时,60多岁的父亲郭文贵拖着病体在医院照顾他,而李丰勤只要一没课就跑去。一个姑娘家伺候大小便不能自理的病人,让郭春鹏心中除了感激之外更多的是愧疚,于是在转到县医院后,他就想方设法李丰勤走,动不动就冲她发脾气、骂她,甚至有一次李丰勤给他喂饭时,不小心洒出来了一点,郭春鹏就把满口的饭喷到了她的脸上。即使是这样,李丰勤仍铁了心似的守在郭春鹏身边。

    杨楼镇的师生们也自发为其捐款3万多元,郭春鹏至今还记得,学生赵小勇特意提了两条鱼来医院看他时说:老师,你快点好,到时候咱们还去河里逮鱼!因为和学生们处得像朋友一样的郭春鹏,以前经常带他们到学校附近的小河里捉鱼。

    正是亲情、爱情和真挚的师生情的支撑,给了郭春鹏活下去的力量。1999年三四月份,郭春鹏终于可以借助拐杖行走了,但大小便失禁的症状依然没有好转,而当时他已花光了社会捐助和向亲朋借的钱,只好选择出院。

    那天,郭春鹏在父亲和女友的陪伴下从县城搭班车回杨楼镇,70多里的路程他就躺在最后一排的座椅上,天快黑时才赶到镇上,坐上屈广超和另外几个学生的自行车往10多里外的家赶,幸好半路碰上一个学生的哥哥,开着面包车把他们送了回去。

    下转第二版

    ▲上接第一版

    郭春鹏的家位于杨楼镇二岗沟村,家里当时只有几间土坯房。父亲郭文贵是参加过抗美援朝的志愿军,在朝鲜时因为天气寒冷落下了严重的肺心病,干不了重活,母亲赵兰还不到60岁,常年繁重的体力劳动导致她的背已快驼成90度,却仍在地里劳作着,三个姐姐都已成家,哥哥虽在本村却也在干活时受过伤帮不上什么忙,正在上学的小弟为了给哥哥看病南下打工挣钱,错过了毕业分配。因为不懂政策,一心扑在治疗上的郭家人更是错过了工伤申报的期限,除了住院时学校募捐的那部分钱,余下的一切费用只能自己想办法。郭春鹏当时一个月的工资才一百多块钱,亲朋好友借遍了,父亲就去找村里的信贷员贷款。

    在郭春鹏的老家采访时,母亲赵兰翻出了一沓贷款条,时间从儿子摔伤一直到2002年老伴去世,金额最多的一张有两千元,最少一笔只有一百元。无法想象,一个在抗美援朝战场出生入死的英雄,几十年后为了给儿子看病,连区区一百块钱都要去贷款,是怎样的辛酸。郭春鹏在郑州打工的二姐郭秀丽回到家,看到以前生龙活虎的弟弟竟然病倒在床时,忍不住埋怨说:春鹏是为学校摔的,现在这样,总得有地方管吧!郭文贵只说了一句,咱自己靠双手,不给政府找麻烦!

    那时的郭春鹏大小便失禁,要靠导尿管排尿,还常因大便干结抠得满手鲜血,晚上怕多换一次湿被褥而彻夜难眠,伤口发炎了就到村医郭中原那儿欠账买些药。郭春鹏说,自己扛不下去的时候,就会想起小时候听父亲讲在朝鲜战场上,因为太渴去舔铁上的雪,舌头立马就被粘掉一层皮。和枪林弹雨里的父亲比,这些苦就不算什么了。在郭春鹏最难熬的时刻,只上过四年学的父亲,还给他写下了爹是个牛毛汉,望你教出成才人的字条来鼓励他!

    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一年多的努力,2000年,郭春鹏又回到已并入镇一中的学校教书。虽然能走路了,但尿失禁却让一个男子汉在别人面前抬不起头来。上一节课每十分钟就要去一趟厕所,虽然戴着尿袋,但裤子还是经常被尿湿,为了不让别人闻到他身上的异味,他每天都要洗几次衣服。母亲赵兰放心不下儿子,就跑到学校问学生:娃儿们啊,你们嫌不嫌你们老师骚?孩子们齐声答道:不嫌!同样不嫌弃郭春鹏的还有一直守候在他身边的李丰勤,2000年的秋天,郭春鹏和李丰勤结婚了。

    妻子:就算他是个火坑,我也要跳……”

    如今的杨楼镇第一小学校长张保军,也曾是李丰勤的中学老师。他说,丰勤当年是以全镇第一名的成绩考上师范,可见其优秀程度。但就是这个如此聪明的姑娘,却做了一个在当时乃至现在人们都觉得最傻的决定:在没定婚的情况下,执着地留在病痛缠身、负债累累的郭春鹏身边。

    “我当时就觉得他人品好,靠得住,虽然刚生病时他老冲我发脾气,但我知道他是不想拖累我才故意那样做的。就这样郭春鹏向自己的老师宋继堂借了一千块钱,买了床和柜子,家里又贷了两千块钱给两人办了喜宴,没拿一分彩礼钱郭家就把媳妇娶进了门,当年的那张床,如今还在他们蜗居的一间半学校宿舍里用着。这对现在结婚的年轻人来说简直是不可思议的。

    即便如此,上天还是不肯停止对他们的考验。由于使用导尿管易发炎症及长期憋尿,回校上课后,郭春鹏的病情非但没有好转,反而日益严重,尿湿的被褥太多都不好意思拿出去晒,上课时就放屋里用电暖扇烤,不知烤煳过多少次。但经济拮据的郭春鹏连医院都不肯去,总是在小诊所买些药或到野外去挖草药治疗。直到2002年实在坚持不住了,才趁暑假来到郑州。在郑大一附院,医生给出的诊断为:腰椎外伤引发神经源性膀胱尿道功能障碍、尿潴留、双肾中度积水、尿毒症。

    一听说是尿毒症,把一同前来的妻子和二姐都吓蒙了。当时医生告知最好的治疗手段是进行膀胱造瘘手术。但考虑到高昂的治疗费用,和从此就要终生与引流管和集尿袋为伴,26岁的郭春鹏放弃了造瘘,而是选择膀胱颈电切术、尿道扩张进行保守治疗。这些术语,如今在我们看来可能只是些生硬的医学名词,但对郭春鹏来说却是一次次非人的折磨,在治疗时更是不敢让自己的亲人靠近。有一次郭秀丽无意走到了治疗室外,听到弟弟声嘶力竭的叫喊,吓得她飞奔到主治医生面前说:宋主任,快让你们那些医生停下来吧,我弟怎么受得了啊!她说她永远忘不了弟弟那疼得要命的叫喊声。

    为了挣钱资助弟弟看病,郭秀丽辞去了在火车站做出纳的工作,开始在街边卖菜、卖豆腐,后来又在市场里租摊位卖鞋。为了减轻姐姐的负担,刚做完手术没多久的郭春鹏,偷偷坐公交车到银基批发了一摞太阳帽,到公园、河边去卖,顺便捡人们丢弃的饮料瓶。郭秀丽发现后,就和弟弟吵了一架,她既心疼腹部伤口还没长好的弟弟不停弯腰去捡废品,更气自己无能没法给弟弟看病。而郭春鹏更是不愿意拖累姐姐,对姐姐说了句平生最狠的话:就算死,我也不会再来你家!随后便和妻子到外面租房住了。当时大家都还没有手机,郭秀丽知道弟弟每七天要到医院换次药,可不知跑了多少次也没找到弟弟,直到回老家后弟弟才和她联系上。她知道弟弟是在故意找借口离开。

    就在这次手术时,郭春鹏66岁的父亲郭文贵病情恶化。2002年农历九月二十六,郭春鹏从郑州回到家的第二天,父亲去世。处理完父亲的后事,顾不上休养身体,他就和妻子回到了学校上课。因为保守治疗无法根治,加上工作劳累,术后的郭春鹏病情不断出现反复。为了不耽误孩子们的功课,他和妻子总是在星期天的时候去郑州看病,在门诊看完就回方城。很多次医生都不让他走,要求住院。这时,他就对担心他的二姐说:姐,别害怕,医生吓唬我哩!那段时间妻子李丰勤甚至有了心理障碍,一到医院就拉肚子,但却从未让丈夫一个人去看过病。

    由于病情加重,2003年春天,李丰勤又带着丈夫到北京寻求治疗。为了省钱,他们借住在北京上学的学生租的出租屋里,每天要换乘两个多小时的公交车才能到医院,但辗转了近一个月,不但寻医无果还引发了严重感染。协和医院和解放军总医院给出的结论,都是当时国际上没有更好的治疗方案,最好还是造瘘。郭春鹏又一次放弃了,因常年治病,他们已欠下了二十多万元的外债。在北京待了二十多天,他们没去过一个旅游景点,只在人民大会堂前留下了一张合影,那是他们每次去医院的必经之路。

    返回的那天,到火车站后李丰勤发现丈夫又发烧了,于是就对丈夫说有事出去一下。在偌大的北京西站,李丰勤不知问了多少人,绕了多少路,终于买到几粒退烧药,和丈夫坐上了开往郑州的硬座,看着身边痛苦的丈夫,她揪着的心随火车颠簸了一夜。刚回到郑州住上院,他们就在电视上看到了北京暴发非典疫情的新闻,李丰勤还和丈夫开玩笑说,要是再晚两天你就回不来了呢!

    就这样,郭春鹏又苦撑了一年,直到2004年寒假,他才和妻子离开学校,拿着向亲友借来的钱到郑州做造瘘手术。

    所谓膀胱造瘘术,就是在腹壁做切口穿透至膀胱,插入导管引流尿液,除非必须,一般不采用这种方法。

    “外伤后尿频、尿失禁、神经源性膀胱尿道功能障碍、泌尿系感染,排尿困难六年……”这是郭春鹏诊断书上的话,短短的几行字背后,是郭春鹏和李丰勤坚强走过的无数个日日夜夜。郭春鹏的膀胱被切开时,里面已经化脓,主刀医生宋东奎说,真不知道他是怎么坚持到现在的。那年的春节,夫妇俩也是在医院过的。

    在郑州看病时为了省钱,郭春鹏夫妻俩和二姐一家三口挤在一间不足十平方米的出租屋内,中间用帘子隔开。郭秀丽回忆说,一天早晨起床后,弟媳李丰勤笑着对她说:姐,你瞅你兄弟把我脊梁上的衣服都尿湿了。这样的情况对李丰勤来说早已习以为常,但说者无心,听者留意,那一刻,郭秀丽觉得亏欠弟媳的实在太多了,就像母亲常说的:我们家真是拾了个媳妇儿!

    2005年秋,术后还不满一年的郭春鹏决定继续回学校上课,镇上考虑到他的身体状况,就把夫妇二人调到了小学任教。校长张保军开始只同意郭春鹏在后勤上帮帮忙,但闲不住的他除了帮妻子批改作业,还主动帮上课的老师带起了孩子。同时还不停地向校长要求:我的身体就这样了,请你分给我一堂课,看到学生们我才有动力坚持下去啊!

    就这样,郭春鹏开始断断续续为其他老师代课,到后来接下了两个班的数学课,重回课堂的他仿佛获得了重生。近年来,郭春鹏先后被评为方城县首届课改标兵方城县优秀教师方城县优秀班主任方城县十大优秀青年南阳市课改先进个人南阳市师德先进个人河南省优质课教师获得者,今年又被评为全国岗位学雷锋标兵

    2007年,女儿降生,郭春鹏为她取名笑含。简单的两个字却寄托着对生活最美好的期待!

    为丈夫治病的那段日子,李丰勤说,无奈和烦躁自然是难免的,但我不能在他面前表露出来,他承受了那么大的痛苦却还是那么乐观,甚至很多时候他都是假装的,虽说也有些磕磕绊绊,但很快就过去了。可去年秋收时,我们之间出现了有史以来最严重的一次冷战。做完造瘘手术后,郭春鹏的病情虽然逐步稳定下来,但却不能久坐,不敢大声说话,稍一劳累,排出的尿液里就渗满了血,常年在服中药、西药治疗。就是在这样的身体状况下,去年秋天,他还跑回老家帮母亲和弟媳收玉米,因为弟弟经常在外打工,他这个当哥哥的不能不管。可李丰勤却急了,她不是一个不通情达理的人,只是太担心丈夫的身体了,身为母亲和妻子的她再也承受不了一丝意外了!

    采访的那些天,郭春鹏身边的许多人,同事、学生家长在谈到郭老师时,都悄然落泪,而这个承受最多的女人,却始终微笑着,甚至有些排斥回忆过去。她说,当丈夫骑着摩托车载着她和女儿,一路上边走边唱回老家时,好像一切的痛苦都随着歌声飘走了。如果放到现在,我可能也不会选择继续留在他身边,但对21岁时的自己来说,就算他是个火坑,我也要跳,因为他是我前方的路!

    学生:数学老师就是俺们的男神!

    “上郭老师的课很开心很轻松上他的课40分钟我们都觉得时间太短有时遇到重点类型题他能给我们讲两节课有时放学后他还在QQ群上给我们讲题,这是杨楼一小的同学们描述的他们心中的郭老师,看着他们那纯真幸福的眼神,让记者都有些羡慕他们有一个这么好的老师!

    已经上六年级的曹原说:郭老师教了我们两年,却没有同学发现郭老师生病,直到去年教师节,才在学校一位老师的演讲中得知郭老师的病情。等郭老师来给我们上课时,我们问他伤口还疼不疼,郭老师笑着说没事,还特意在全班同学面前蹦了一下。

    当记者提议同学们用自己的语言来形容郭老师时,可爱高大坚强乐观这些词是孩子们提到最多的,四年级孙珊珊的一句数学老师就是俺们的男神顿时把同学们都逗乐了,女生们更是一致赞同!

    “郭老师没一点架子,对孩子们的上心劲儿真是没得说,我女儿的数学成绩就是他教了以后才提上来的。有一次我想谢谢他,就给他带了些礼品补养身体,硬是又被他送了回来!今年已经读七年级的朱嘉琪的母亲告诉记者。

    学生和家长们对郭春鹏的爱戴不仅仅是因为他课上得好,更因为他有一颗把学生当朋友、当兄弟、当自己孩子对待的心。

    如今在郑州工作的屈广超说,上初三那年因为家里穷,连二百多块钱的书费都交不起,郭老师知道后对他说,你家里有困难为啥不来找我哩?随后帮他解决了书费问题。当时的屈广超只知道病后回来的郭老师还是笑眯眯的,每天都收拾得很朗利,却并不知道郭老师为治病已负债累累,而且还承受着大小便失禁的痛苦。而经过这么多年,彼此之间的感情也好像已经从师生转化为亲人。

    不只是学生和家长,在同事们的眼中,郭春鹏也是公认的暖男。学校教师女多男少,每次有体力劳动,带病在身的他都主动上前,从不搞特殊;新分来的老师教学经验不足,郭春鹏就为他们上示范引领课,从写教案、讲课技巧上手把手传授;被选为县里的课改标兵后,他又担负起了送教下乡的任务,经常到外县和偏远山区讲课;作为本校的教导主任,不敢久坐的他一学期听了190多节课,每次他都认真整理听课笔记后再去和授课老师交流。

    “春鹏哥就像辅导学生一样辅导我们这些新老师,他说一个自信的老师,你的课堂已经成功了一半,一个有思想的老师,才能教出有思想的学生。一年级的数学老师刘莲说。

    校长张保军说,我不用说别的,每到新学期开学前,就不断有家长给我打电话,要求把孩子分到郭老师的班里,光看这你就知道他的影响力了!

    郭春鹏:精神的力量远远高于药物!

    在采访郭春鹏之前,一直有一个疑问萦绕在记者心头,到底是什么力量让一个风华正茂的青年,在身体和心灵遭受如此重创,而命运的公正却迟迟没有到来时,依然能够化悲怨为力量,用不屈不挠的努力守护一个平凡教师的梦想?

    郭春鹏并不是多么的天资聪颖,中学时,他复读了两年才以全县第一的成绩考入师范学校;也并不是生来就有当老师的天赋,记者在他刚做老师时的一本工作笔记上看到,连一堂小小的班会他都要详细设计好流程,提前想好怎么调动学生的积极性;更不是坚强到任何困难都打不倒,患病时他常用听歌和写字这两件事来自我调节,《我的未来不是梦》和《从头再来》是他最爱唱的两首歌;碰到给自己捐过十块钱的人,都觉得欠人家的抬不起头;绝望时,也曾给校领导留下如果学校还怜惜我,就把我的工资发给我母亲的字条后准备轻生,是发现其情绪异常的学生把他拉了回来。

    采访中,郭春鹏讲到了一个故事:父亲五个月大的时候祖父就去世了,有一年,家里穷得父亲只能穿着祖母的裤子去上学,受尽了旁人的耻笑,是教书的宋先生给了他一条裤子穿。后来,父亲就常拿这件事来教育我们,要舍得付出懂得回报。但我最初的梦想其实是想当一名医生,因为参加过抗美援朝战争的父亲身体特别不好,我就想长大了要把父亲的病治好。直到上初中时遇到了我的恩师宋继堂。他新颖的教学方法和正直善良的为人,渐渐感染了我,让我也想做一个像他那样的人!

    而当年那些郭春鹏教过的学生,也一直没有忘记自己的老师。2005年,在上海打工的赵小勇还给老师寄来了5000块钱治病;北京的陈敏生,郑州的李新蕊、屈广超等每次回家都会来看望老师,为老师一家带来换季的新衣服。屈广超说,这些年郭老师的工伤待遇一直没解决,我知道他心里肯定是有些委屈的,但却从没在我们面前流露过怨气。他总对我们说,你所干的事业决定了你担负的责任,人家父母把孩子交到咱手底下,能把孩子的学习成绩教好,让他们的爸妈在家放心,其他那些都不算啥!郭老师教给我的不仅是知识,更传递给我巨大的正能量,教会我做人要真诚、做事要坚持,要永远保持乐观向上的心态!

    郭春鹏说生病后的自己有两点体会,精神上的痛苦是药物无法消除的,同样,精神的力量也远远高于药物!回顾自己的经历,可以说,是父亲的党性注定了我的信仰,老师的激励指明了我的方向,恩师张保军常对我说的一句话:现实无法改变,心态可以调整。让我受益匪浅。而学生的爱戴则让我感受到了自身的荣光,家人和社会的爱让我坚强起来。我一直在守护梦想,守护信仰,守护讲台,而我的家人、妻子、学生、朋友、同事也一直在守护我。

    付出总有回报。就在记者采访期间,方城县委下发了向郭春鹏同志学习的决定,并督促有关部门尽快解决郭春鹏的工伤认定及补偿问题。方城县委书记褚清黎说:身残志坚的郭春鹏在平凡上的岗位上,用敬业与奉献超越了平凡,我们要宣传好这个典型,用身边的典型感染、熏陶、激励身边的人,通过先进典型的辐射,向社会释放正能量,在全社会形成一种积极向善、乐观向上的工作和生活态度!

    当郭春鹏的女儿被问到长大后想做什么时,这个七岁的小姑娘清楚地答道:我要好好学习,长大当一个像我爸爸一样的人!这应该是郭春鹏最大的欣慰。

    编后:当下,我们周围充满了丰富的物质,人一直埋头在物质的世界里向上攀爬,而郭春鹏放弃了有更高的地位、更好回报那种世俗意义的向上,因感恩和热爱回到偏远落后的家乡任教,遭受意外后,更是克服身体和精神上的双重痛苦,成为一名教学成绩突出,得到社会认可与尊重的老师,用自己乐观坚毅的正能量感染和影响着身边的人,所体现出的是一种来自纯粹精神世界的力量,一种为守护梦想奋争的力量,这正是今天许多人在寻找的。

 

 

浏览:2141